海峡的另一头则正在掀起一次关于保核和弃核的论战,抓紧启动东部沿海地区新的核电项目建设

摘要:国务院日前召开国家能源委员会,明确提出要在采用国际最高安全标准、确保安全的前提下,适时在东部沿海地区启动新的核电重点项目
–>

摘要:核电的敏感性,使得一个更为复杂的问题始终伴其左右社会对核电的接受。在刚刚过去的4月份,海峡的另一头则正在掀起一次关于保核
–>

摘要:在采取国际最高安全标准、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抓紧启动东部沿海地区新的核电项目建设。6月13日,国家主席、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
–>

国务院日前召开国家能源委员会,明确提出“要在采用国际最高安全标准、确保安全的前提下,适时在东部沿海地区启动新的核电重点项目建设”。业内人士分析,再次强调开工核电项目,提振了市场信心,新项目开工审批流程有望提速。但强调安全、保持审慎依然是核电发展的基调,预计不会出现福岛事故前的高速发展态势。

核电的敏感性,使得一个更为复杂的问题始终伴其左右—社会对核电的接受。在刚刚过去的4月份,海峡的另一头则正在掀起一次关于保核和弃核的论战。就“核四”(台湾核四电厂)的去留问题,马英九和苏贞昌正在展开激烈的辩论。

“在采取国际最高安全标准、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抓紧启动东部沿海地区新的核电项目建设。”6月13日,国家主席、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研究我国能源安全战略。

内陆核电要不要重启,如果重启是否有保障?核工业湖南矿冶局安防处处长表示,张永祥认为,内陆核电其实并不是新鲜事物,和滨海核电一样,都是很成熟的核电类型。世界各国的核电站中,内陆核电站所占比例约50%,如法国内陆核电约占核电总数70%,美国更高,内陆核电占80%以上。而且总体处于良好的运行状态。此外,业内专家表示,此次核电重启受益的仍然集中在装备行业。

该核电厂是上世纪80年代筹建的,针对它去留的声音时断时续,彼此各占风头。

  习近平就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提出5点要求,其中包括推动能源消费革命,抑制不合理能源消费;推动能源供给革命,建立多元供应体系等。

 

中国台湾的例子再一次证明,核电从一开始就不仅是能源问题,也不仅是经济问题、环保问题,更是复杂的社会问题。

此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近日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主持召开局长办公会议,研究部署近期要突出抓好的重点工作,在这些重点工作中,就包含《我国能源安全战略》的制定工作;组织实施《能源行业加强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突出抓好增供外来电力、保障天然气供应、发展核电和可再生能源以及提前供应国五油品等5个方面127个重大项目的落地。

事实是,福岛核电事故在国际上引起的反核舆论和运动,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停止。这最终增加了核电产业发展前景的不确定性和外部环境的困难度。

制定能源安全战略

业内通常认为,如何进行相关信息的公开透明以及与民众展开积极的沟通,已成为一个核电项目能否顺利进行的决定性因素。显然,这个问题正在考验着执政者的智慧。

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强调,面对能源供需格局新变化、国际能源发展新趋势,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必须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

濮继龙是大亚湾核电厂原厂长,他在中国核能行业协会2014年年会上表示,在促进公众认识了解并支持核电事业方面,政府有着雄厚的资源,有比企业更超脱的地位。他认为,政府相关部门,对公众的科普,回答解决公众在发展核电方面的重大关切,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据今年初公布的
《2013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称,2013年,我国天然气进口量同比大增25%,达到530亿立方米,天然气对外依存度首次突破30%,达到31.6%。与此同时,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接近60%。2013年我国石油和原油表观消费量分别达到4.98亿吨和4.87亿吨,同比分别增长1.7%和2.8%,石油对外依存度为58.1%,与上年基本持平。

关于“公众在发展核电方面的重大关切”,法国有着值得中国借鉴的经验。也是在中国核能行业协会2014年年会上,本报了解到,法国电气公司相关负责人在介绍法国核电建设和管理的经验时举例说,传统来讲,针对核能项目决定的沟通计划都是在咨询技术专家建议的基础上由政府或监管机构做出的,然后告知公众希望获取他们的支持。但这类试图说服人们接受决策、接受风险信息的举动,很容易被公众怀疑其客观性。

会议听取了国家能源局关于我国能源安全战略的汇报,领导小组成员进行了讨论。习近平就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提出5点要求。第一,推动能源消费革命,抑制不合理能源消费。坚决控制能源消费总量,有效落实节能优先方针,把节能贯穿于经济社会发展全过程和各领域,坚定调整产业结构,高度重视城镇化节能,树立勤俭节约的消费观,加快形成能源节约型社会。第二,推动能源供给革命,建立多元供应体系。立足国内多元供应保安全,大力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着力发展非煤能源,形成煤、油、气、核、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多轮驱动的能源供应体系,同步加强能源输配网络和储备设施建设。第三,推动能源技术革命,带动产业升级。立足我国国情,紧跟国际能源技术革命新趋势,以绿色低碳为方向,分类推动技术创新、产业创新、商业模式创新,并同其他领域高新技术紧密结合,把能源技术及其关联产业培育成带动我国产业升级的新增长点。第四,推动能源体制革命,打通能源发展快车道。坚定不移推进改革,还原能源商品属性,构建有效竞争的市场结构和市场体系,形成主要由市场决定能源价格的机制,转变政府对能源的监管方式,建立健全能源法治体系。第五,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实现开放条件下能源安全。在主要立足国内的前提条件下,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所涉及的各个方面加强国际合作,有效利用国际资源。

法国电力公司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传统的依赖政府或专家制定、缺少公众咨询的决策过程事实上可能导致负面效果。因此,在法国,采取了相应措施让公众参与决策过程。在法国,公开辩论由法律确定,由一个专门的委员会(国家公众辩论委员会)来负责决定是否需要组织一次公开辩论。

东部核电即将重启

这些辩论的主要目的:尽可能多地告知公众,使他们可以表达自己的观点;提供所有相关信息给业主单位使得它可以对项目做出最终决定;摒除法规因素,运营商也可以主动通过一种透明的方式让所有利益相关方参与决策过程,从而来争取大众的广泛支持。
 

东部核电项目的启动即将进入倒计时状态。

今年4月底,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了新一届国家能源委员会首次会议,在此次会议上,研究讨论了能源发展中的相关战略问题和重大项目,主要有两大核心议题—核电和特高压。

当时的会议上已经确定,对于核电建设的基调就是只开工东部沿海项目,对于内陆核电站方面,则保持在“十二五”期间不安排内陆核电项目的态度,此次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也仅仅是表示东部地区启动核电项目。

经过长期发展,我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形成了煤炭、电力、石油、天然气、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全面发展的能源供给体系。

而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下,国家将开工建设一批核电、特高压输电、太阳能发电基地、大的水电站等重大能源项目。

中国社科院新能源专家刘强此前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实际上,核能发展是对煤炭能源的替代问题,综合考虑我国当前经济发展实际情况,我国核电发展的困境并不是很大。”

李克强总理在能源委员会会议上称,当前要开工一批重大项目。“要在采用国际最高安全标准、确保安全的前提下,适时在东部沿海地区启动新的核电重点项目建设。”

尽管我国能源发展取得了巨大成绩,但也面临着能源需求压力巨大的问题。当前,我国东部地区能源需求旺盛,在天然气等新能源逐步替代煤炭等传统能源的同时,现在正是发展核电最好的时候。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我国核电站大多分布在东部沿海地区,因为在这里建设核电站不用担心水源问题,核电站在发电过程中,大量的能量会以热能形式排放,需要足够的冷却水,这更多是从安全角度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