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简称国家,在经济新常态下

摘要:胶东在线消息:海阳核电工业区是海阳市一体两翼发展布局中的东翼,也是海阳市工业经济发展的重要板块和依托。在经济新常态下,海
–>

摘要:本报综合报道
5月29日,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以下简称国家核电)发布消息称,经国务院批准,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电投
–>

摘要:最近华龙一号可是火了!今年4月15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核准建设华龙一号三代核电技术示范机组。此后,华
–>

胶东在线消息:海阳核电工业区是海阳市“一体两翼”发展布局中的“东翼”,也是海阳市工业经济发展的重要板块和依托。在经济新常态下,海阳核电工业区将项目引进建设作为攻坚重点,在加快在建项目建设和投产运营的基础上,坚持“走出去”招商,快速汇聚涉核项目,隆起核电产业高地。

本报综合报道
5月29日,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以下简称国家核电)发布消息称,经国务院批准,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电投)与国家核电重组成立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国家电投),原国家核电技术公司董事长王炳华出任国家电投董事长。

最近“华龙一号”可是火了!今年4月15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核准建设“华龙一号”三代核电技术示范机组。此后,“华龙一号”这一名词经常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今年一季度,海阳核电站建设继续快速推进,1号机组有望实现主系统移交调试,2号机组核岛安全壳计划完成安装,3、4号机组也力争年内开工建设,这都给核电配套项目带来了发展机遇。目前,海阳核电工业区5个在建配套项目年内有望全部投达产。

由此,我国的核电产业正式进入国家电投、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三雄争霸的局面。

到底这“华龙一号”是什么?与其他核电站有何不同?为何核电领域视它为宝?《经济日报》记者一一为您解答。

海阳核电工业区管委主任李恩清:“紧紧抓住核电重启这个有利的时机,快速地形成我们的核电产业高地,今年主要是抓好五个在建项目的快投产,比如中核控制、中核二四、核电力士、上海住工这些项目要快速投达产。”

核电产业链上的价值互补

图片 1
图① ACP1000单堆效果图。
图② 建设中的“华龙一号”机组。
图③ ACP1000双堆效果图。
(资料照片)

项目建设运营才能实现产业发展,海阳核电工业区力促签约项目及早开工,已签约的中电投海阳核岛研发检修基地、国核技核电运营服务中心、中核控制项目二期工程、雷蒙赛博核电设备、龙源电力海上风电等5个项目,本月内将全面开工。

6月3日,中电投与国家核电同时公布消息称,国家电投6月2日召开会议,王炳华“对新公司的定位,下一步的业务调整和机构设置等具体问题谈了初步想法。”

师出名门 功力高深

为进一步储备发展后劲,海阳核电工业区紧紧抓住山东核电和核电外部环境不断趋好的有利时机,依托核工业协会以及在海阳的涉核企业,建立起涉核企业项目库,并积极走进北京、四川、大连、哈尔滨等一些核电企业比较密集的城市,通过召开招商推介会,小分队招商、点对点招商、上门招商等多种形式,抓好核电产业招商,真正形成核电产业的集群效应。

尽管国家电投的具体定位目前并未透露,但刚刚退休的中电投总经理陆启洲曾表示,中电投和国家核电的合并,不是规模扩张,而是价值互补。

普通人对核能总有一种神秘感。

李恩清:“再力争储备7个核电项目,全年我们想力争过亿元的签约项目不低于5个,涉核项目不低于3个。”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五大发电集团中唯一有核电运营资质的运营商,中电投拥有山东海阳核电项目,在辽宁红沿河核电项目的股权中与中广核集团各占一半,而在浙江三门核电、江苏田湾等核电项目中均有参股。但由于核电设计力量相对薄弱,此前中电投难以与另外两大集团竞争。

几千年来人类一直都在为扩大能源、提高自己驾驭自然界的能力而奋斗。

而国家核电拥有从美国引进的第三代核电技术——AP1000,并在这一技术的基础上打造了功率更大的升级版——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CAP1400。目前已形成拥有13
家全资控股子公司、3
家参股子公司和6家分支机构,设有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能源研究中心和国家认定的企业技术中心的核电技术集团。

在掌握原子能以前,人类利用的几乎一切能源,如煤炭、石油等归根结底都来自太阳的辐射。种种能源转换和传输只是分子和原子的重新组合,不涉及原子核内部结构变化。

然而,尽管拥有较强的核电设计研发能力,但国家核电并没有核电运营资质。

人类到20世纪初才逐渐认识原子核。人为地促使原子核内部结构发生变化,释放出其中蕴藏的巨大能量。但真正得以应用,是20世纪40年代才实现的,这也是原子能工业的开端。

因此,业界普遍认为两者合并势在必行。多名业内人士表示,两者的合并将实现彼此在核电产业链上的短板互补。合并后的国家电投将集核电研发、工程建设、运营管理能力于一身,是一个上下游一体化的大型核电集团。

目前,核电与火电、水电一起构成世界3大电力支柱。核电厂与火电厂的运行原理其实是相同的,都是用蒸汽推动汽轮机、带动发电机发电,区别在于火电厂依靠燃烧化石燃料释放的热能来产生蒸汽,核电厂则依靠核燃料的核裂变反应释放的核能来产生蒸汽。

核电将成核心业务之一

也就是说火电厂烧的是煤,而核电厂常用的核燃料是铀-235。铀的能量巨大,一吨铀-235的原子核裂变可以释放出相当于270万吨标准煤燃烧所放出的能量。

6月4日~5日,大型先进压水堆核电站重大专项(以下简称压水堆重大专项)成果展示和工作交流会在国家核电总部举行,王炳华表示,党中央国务院已经将我国核电技术自主化“两体一台”(受让第三代先进核电技术,实施相关工程设计和项目管理,通过消化吸收再创新形成中国核电技术品牌的主体;是实现第三代核电技术AP1000引进、工程建设进而自主化发展的主要载体和研发平台;是大型先进压水堆核电站重大专项CAP1400/1700的牵头实施单位和重大专项示范工程的实施主体)
职能赋予国家电投。

我们总是听报道说到第几代核电站,那么核电站又是如何划分的呢?

“通过专项实施,我国核电行业整体跨进了三代技术水平。三代核电产业体系已经形成,具备了在国内批量建设自主品牌的条件,也具备了与核电强国在国际市场上竞争的条件。”王炳华表示,中电投和国家核电重组后,核电将是国家电投最重要的核心业务之一,集团将会投入更多的企业资源把“两体一台”工作做得更好。

自1954年,前苏联建成电功率为5兆瓦的实验性核电站以来,核电技术的发展可以划分为第一、二、三、四代。

据介绍,大型先进压水堆核电站重大专项是16个国家科技重大专项之一。“十三五”期间,压水堆专项的主要任务是:已开展项目的实施与结题、CAP1400示范工程建设、CAP1700型号研发,同时还要兼顾共性技术与核电“走出去”的需要,开展相关的研究工作。

第一代核电站是指各国在20世纪50年代开发建设的实验性原型核电站,证明了利用核能发电的技术是可行的。

据悉,目前CAP1400示范工程在设计、项目评审、项目取证、主设备采购、施工准备等方面均已具备核准开工条件,计划在今年正式开工。CAP1400作为目前世界最大功率的非能动压水堆核电技术,在AP1000基础上进一步提升,安全性、经济性和环境相容性达到三代核电的世界先进水平。与此同时,功率更大的CAP1700型号研发也已经启动。

第二代核电站是指20世纪70年代至现在正在运行的大部分商业核电站,证明了发展核电在经济上是可行的。

“掌握1700MWe级先进压水堆技术是总体实施方案中一项重要的任务,必须在‘十三五’期间完成型号的研发设计工作。同时要进一步加大核电创新体系建设的力度,形成完整的核电软件、试验、设备、安全评审自主创新体系。”
王炳华说。

第三代核电站是指满足《美国用户要求文件(URD)》或《欧洲用户要求文件(EUR)》,具有更高安全性的新一代先进核电站技术。

经济优势助力海外拓展

第四代核电技术是目前正进行概念设计和研究开发的,在反应堆和燃料循环方面有重大创新的核电站,它着眼于核能更长远的发展,但最快也只能在2030年以后开始商业应用。

0.403元/千瓦时。

我国核工业也是从20世纪50年代起步的,今年正好是中国核工业创建60周年。而“华龙一号”就是中国核工业60年坚持自主创新的结晶。

这是模拟倒推得出的CAP1400示范工程最新电价水平,这一电价由计划的项目成本加9%利润倒推得出。CAP1400总设计师郑明光在压水堆重大专项成果展示和工作交流会上公布这一电价水平时,在场业内人士多数表示惊讶——作为示范堆,其模拟倒推电价水平大幅低于核电标杆电价。

“华龙一号”的“父母”是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和中国广核集团两大核电巨头,是在我国30余年核电科研、设计、制造、建设和运行经验的基础上,根据福岛核事故经验反馈以及我国和全球最新安全要求,研发的第三代先进百万千瓦级压水堆核电技术。

作为当前国际上最先进的三代核电机型之一,CAP1400的经济特性将使其在国际市场竞争中获得巨大优势。

“既自主创新,又博采众长,可以说它有身份、有基础,说师出名门并不为过。”中核集团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孙勤介绍,“华龙一号”机组的最大电功率能达115万千瓦时,福清核电站的6台机组预计于2020年底全部建成投产,年发电量将达到450亿千瓦时,年总产值达170亿元。

据了解,当前国际核电市场主流压水堆机型已经产生各自发展特点上的不同,如法德的EPR偏重于加法设计,而AP1000和CAP1400偏重减法设计。减法设计的初衷是通过设计理念创新和装备制造能力的提升来提高安全性,同时达到减少装备数量和降低土建成本,以提高经济性的目的。

身穿盔甲 不怕撞震

目前,全球核电市场正面临新一轮兴起,超过40个国家正在积极规划发展核电。CAP1400以其技术先进性、国家科技重大专项支撑的品牌、非能动安全理念渊源以及自主化成功经验,正受到南非、土耳其、英国、巴西等有意发展核电的国家的强烈关注。

“你看,中间圆形的就是反应堆厂房,一高一低两圈钢筋就是‘华龙一号’显著特点之一——双层安全壳……”站在“华龙一号”首台落地的福清核电5号机组基坑旁,福清核电项目部总经理助理赵宝贵似乎已经从绑扎的钢筋中看到了“华龙一号”示范堆建成后的模样。

王炳华透露,南非总统祖马2014年12月访华期间,公司与南非签署了核能项目培训协议、项目融资框架协议。CAP1400作为我国政府主推机型亮相南非。

为了让记者更好地对核电站有所了解,赵宝贵对着模型讲解着。

今年4月22日,国家核电和南非核能集团签署了《项目管理合作协议》,南非民用核能培训项目基础培训在清华大学正式启动,标志着中国与南非的核能合作正式拉开序幕。根据协议,南非项目经理还将全程参与中国CAP1400示范工程建设,双方合作从技术培训延伸到工程管理培训,合作领域进一步扩大。

核岛和常规岛是核电厂的中枢,从外部看去,这是两个分别呈圆形和方形结构的厂房,核电生产过程中的主力厂房和设备大部分被安装在这两个“岛”里。

谈起CAP1400的海外拓展,王炳华表示,CAP1400会成为国际核电市场最具竞争力的先进核电型号之一,将会进一步带动我国核电产业链“走出去”。

和其他核电站工作原理相同,“华龙一号”的产电过程需要在两个“岛”之间完成,通过核岛反应堆堆芯里铀原子在中子的撞击下裂变产生热量形成蒸汽,传输到常规岛厂房,推动汽轮机转动做工,最终产生电能供应。

这个有些复杂的核电生产过程,如果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核岛是产生能量的地方,常规岛是转换能量产生电的地方”。

三代核电站最为突出的优点就是更加安全。

从指标来说,“华龙一号”完全可以满足三代技术指标,在很多安全指标上还超越了现有三代核电技术的要求。

“华龙一号”的反应堆设计是“从157堆芯扩容到177堆芯”,提出改变核反应堆堆芯容量的方案就意味着要开发出真正属于中国自己的核电堆型。相比国内在运核电机组,发电功率提高5%至10%的同时,降低了堆芯内的功率密度,提高了核电站的安全性。

“华龙一号”创新性地采用“能动和非能动安全设计理念”,以非能动安全系统作为能动安全系统的补充,可在保证技术成熟性的同时,大幅提高安全性。

它拥有的双层安全壳,内层确保反应堆发生事故的情况下放射性物质不会外泄,外层抵抗外部撞击的损害,可以抵御类似商用大飞机撞击,厂区也可抵御相当于日本福岛核事故中的地震震级。

日本福岛事故对世界核电发展影响巨大。为了更加安全,“华龙一号”提高了电厂的事故应急能力。充分吸取福岛核事故的经验反馈,采用多样化手段提高了水压试压泵电源可靠性、增大蓄电池容量,设置移动临时供电措施、延长操纵员不干预时间及改进严重事故工况下应急指挥中心和运行支持中心的可居留性和可用性等,增强了极端外部灾害防护能力和事故应急能力。

中国核电 放眼世界

在国内,目前国家已同意依托中核集团福清5、6号机组和中广核集团防城港核电站3、4号机组建设“华龙一号”国内示范项目。2015年5月7日,“华龙一号”国内首堆——福清5号机组开工,随着示范项目的开工,其在国内扩大布局的速度将稳步提升。

放眼世界市场,“华龙一号”也有很强的商业竞争力。它具有完整自主知识产权,共获得743件专利和104项软件著作权,覆盖了设计技术、专用设计软件、燃料技术、运行维护技术等领域,满足核电“走出去”战略要求。而且其充分利用我国目前成熟的核电装备制造业体系,自主研制了关键设备和部件,首堆示范工程设备国产化率大于85%,并具有良好的经济性。

自1986年以来,中核集团已累计出口1座核研究反应堆,5台微型反应堆,6座核电机组,积累了在国外的核电建设和运营管理经验。

而有了“华龙一号”,中国核电走出去将从“借船出海”走向“造船出海”,于国于民于能源发展,都有重大意义。作为中国核电走出去的重要品牌,“华龙一号”要全方位参与国际竞争。在国内建设示范工程,将增强国际市场对于我国核电技术的信心,也将进一步促进“华龙一号”的走出去。

虽然国内项目刚刚开建,但“华龙一号”在国外市场已经颇受关注,也赢得了市场。去年2月,“华龙一号”出口巴基斯坦;今年2月,中阿政府签订了《关于在阿根廷合作建设压水堆核电站的协议》,标志着中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成功出口拉丁美洲。目前,中核集团正在建立海外市场开发体系,积极推动在英国、阿根廷、埃及等国家和地区近20个核电项目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