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落户上海临港地区,能够用于执行不同的量子信息处理任务

电工电气网】讯

2018年11月30日,中国无锡——近日,全球能效管理与自动化领域数字化转型的领导者施耐德电气于无锡举办自动化产品发布暨客户会议,在深入解读了基于EcoStruxure架构与平台所打造的,面向工业市场各细分领域的完整解决方案的同时,重点展示了ATV310L变频器和LXM16伺服等多款自动化产品,尽显施耐德电气通过在互联互通的产品,边缘控制,应用、分析与服务三个层面的创新,助力用户进一步实现提质增效,加速数字化转型升级。

电工电气网】讯

特斯拉的超级工厂姗姗来迟但还是来了,正式落户上海临港地区!上个月,特斯拉与上海临港管委会和临港集团共同签署纯电动车项目投资协议,就此规划年产50万辆纯电动整车的特斯拉超级工厂正式落户上海临港地区。而随之而来的资金问题,在第二季度的会议上的上,特斯拉的计划将基本上是利用中国本地银行提供的一笔贷款,用当地债务为上海的超级工厂(Gigafactory)提供资金。后面又有大规模招聘的事宜在发生,特斯拉在中国逐步落地的事情越来越确凿,这个事情对于中国的汽车产业的影响几何呢?我们来看一看。

当前,世界正朝着更加数字化、电气化和分散化的方向发展,而这一趋势亦重塑着工业领域的固有生态,从工程设计、生产制造,到运营维护及管理决策的全生命周期流程都面临着诸多全新挑战,针对各细分行业的不同特点,采集分析实时数据以明确当前需求,并结合专业知识,以实现设计过程、制造过程和制造装备等方面的智能化,提高产品质量、生产效率,减少制造过程物耗、能耗和排放成为诸多企业的当务之急,而要做到全方位优化,自动化产品的大范围部署以及与信息化系统的良好融合则成为基础。

中国科研人员参与的国际团队20日在英国《自然·光子学》杂志发表论文说,他们利用硅光子集成技术开发出一款通用光量子计算芯片,能够用于执行不同的量子信息处理任务,这是推动光量子计算机大规模实用化的重要一步。

1)特斯拉在中国的市场情况

作为工业自动化领域的领导者,施耐德电气拥有丰富的产品技术创新及实践应用经验,并已帮助众多客户实践数字化转型,实现能效与运营水平的全面优化。此次会议期间,施耐德电气展示了其基于面向工业市场的EcoStruxure,整合业界广泛的自动化、软件和能源管理产品,结合针对工业设备与工厂运营的专业知识,打造出的符合不同工业场景需求,灵活可靠的解决方案,实现从Capex到Opex的全生命周期管理,生产力、安全性与可靠性的提升,资产管理的优化及卓越运营,加速工业用户的数字化转型脚步。

光量子计算机使用光子来编码量子比特,通过对光子的量子操控及测量来实现量子计算,有望解决密码破译、分子模拟、大数据处理等传统计算机难以解决或解决不好的计算任务。

特斯拉在中国市场有Model S和Model
X两款,其中2017年为14883台,特斯拉在中国的营收的增长从2015年的2.9亿美金,到2016年的10亿美金、到2017年的接近20亿美金,占2017年特斯拉总营收的17%。从地域分布上看,特斯拉销量前期主要集中于北京、上海和广东,初期三个主要的市场总共贡献了特斯拉在中国销量一半左右,这是由于限购限牌并且区域的购买力充裕,加上特斯拉在这些地区的充电配套和服务设施较为完善。随着限购城市的下沉,特斯拉在国内的局面在2017年逐步打开,但是在2018年有些大的变化。

而作为EcoStruxure三层架构中互联互通的产品层的典型代表,施耐德电气在本次会议中重点展示的ATV310L变频器和LXM16伺服两款产品,更因其创新设计和卓越性能,得到了众多到场嘉宾的大量关注,其中:-
ATV310L分布式变频器作为一款集成负荷开关、钥匙开关、AS-i通讯和I/O的一体化变频器,针对分布式的应用而特别设计,如传送、分拣等应用场合;其集成的AS-i通讯、负荷开关和钥匙开关,除支持上位调速及监控外,更易于维护并支持远程/本地切换;此外,IP54防护等级及接插式连接器设计,使其可应用于各种严苛环境,并简化安装环节,节省现场工程时间。

中国的军事科学院国防科技创新研究院、国防科技大学、中山大学和北京大学,以及英国的布里斯托尔大学等机构的科研人员合作,利用硅基光波导芯片集成技术,设计并开发出面向通用量子计算的核心光量子芯片。使用这一芯片制造的光量子计算机可实现小规模量子检索、分子模拟和组合优化问题等应用。

2018年5月,中国宣布自7月1日起,进口车关税从25%下调至15%。由于关税政策的改变,特斯拉就宣布中国国内在售的ModelS和ModelX售价下调4.8万元人民币至9.0万元人民币。但是由于与美国的贸易相关的问题,中国自2018年7月6日起实施对原产于美国汽车、水产品等545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从2018年7月6日中国对美国整车进口关税已经正式由15%调整至40%。特斯拉出口到中国国内的车辆在短暂降价促销之后,将“不得不”涨价。特斯拉旗下ModelS和ModelX两款车型,官方指导售价的综合涨幅在13.932万元人民币至25.662万元人民币之间。目前的价格体系变动,对于零售端来说,是非常困难的。

施耐德电气ATV310L变频器

论文第一作者、军事科学院国防科技创新研究院的强晓刚博士在接受新华社记者电子邮件采访时说:“这一芯片集成了超过200个光量子器件,具有高稳定性、可快速配置等特性,能实现不同的量子信息处理应用,如量子优化算法和量子漫步模拟。”

2)在中国的超级工厂China Gigafactory


LXM16伺服是一款基于成熟平台开发,专为点到点应用而设计的脉冲型伺服,6个驱动型号、16个电机型号及标准法兰尺寸,可覆盖0.1-1.5Kw的功率范围,单相220VAC供电;产品拥有自动陷波滤波器并内置32组刚性选择,具备自整定/自适应调整及末端振动抑制等功能;精简的硬件设计和创新的软件算法使产品更易于操作、调试、维护,可广泛应用于包装、纺织、物料加工、机械手、电子制造等行业。

不过,在光量子计算机得到大规模实际应用前还需克服一系列挑战,如保持大规模光量子计算系统的稳定性、实现高精度操控等。据论文另一位作者、北京大学学者王剑威介绍,这几年国内外科学界、产业界在量子计算领域的研究均取得很大进展,但跟实用目标相比都还处在初级阶段。

特斯拉在美国加州Fremont和内华达州的Gigafactory
1都是人力成本高企的区域,事实上如下图所示,特斯拉在美国的地理位置上的布局也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这里有几个重要的要点:

施耐德电气LXM16伺服

论文共同通讯作者、中山大学的周晓祺教授说:“该芯片的研制迈出了光量子计算的重要一步,但实现真正实用化的量子计算机仍需较长时间的持续努力。”

特斯拉的两个工厂附近缺乏零部件供应体系,因此工厂牵动了零部件的配套,特斯拉的工厂尽量把很多关键的部件进行内部制造和组装,比如电池系统和驱动系统

对于此次会议,施耐德电气有限公司工业事业部中国区市场总监古月表示:“面对愈加激烈的市场竞争,工业用户对于利用数字化手段实现节能增效和降本提质寄予了很高期望。施耐德电气一直以来致力于为客户提供领先且满足需求的自动化产品,如今更基于EcoStruxure架构与平台不断加速创新,以其让更多工业用户尽享数字化转型的卓越成果。”关于施耐德电气施耐德电气正在引领住宅、楼宇、数据中心、基础设施及工业领域的能效管理与自动化的数字化转型。施耐德电气业务遍及全球100多个国家,是能源管理(包括中压、低压和关键电源)以及自动化系统领域无可争议的领先企业。我们能够为用户提供融合能源、自动化以及软件的整体能效解决方案。在我们的全球生态系统中,施耐德电气正在自己的开放平台上与众多优秀的合作伙伴、集成商和开发者社区展开协作,共同为用户提供实时控制,提升运营效率。我们相信,优秀的人才与合作伙伴使施耐德电气成为伟大的企业。与此同时,施耐德电气对创新、多元化与可持续发展的承诺,也将确保每一个人,在任何时间,在任何地方都能尽享Life
Is On 。更多信息,请登录:www.schneider-electric.cn

整个工厂的设计,是试图将整个生产流程自动化,在工艺设备方面花费大量的时间,主要的缘由还是在于所在区域工人、供应商和外包商的人力资源是很贵的,而特斯拉想在标准化设计,简化内部的组装和设计,实现爆款车型上量的基础上实现大批量制造,高度自动化

从这个层面来看,上海对于特斯拉的渴求还是有一定期许的。上海这些年一直致力于将其自身打造为高端制造中心。特斯拉将在上海临港建成海外超大型工厂,工厂是外商独资形式,同时也是外商在中国最大的独资项目。对于外商股比限制的放松会为更多的国际企业在中国建立工厂铺路。像这样的一个项目,从整个未来制造业如何在一线城市运行还是有启示意义的。

特斯拉在筹备和建造Gigafactory里面应用大量的资金,从2014年开始筹划,2015年开始进行土木施工到后期2016年的设备调试,2017年的调试。如下图所示,特斯拉投入了大量的投资,把很多筹集资金都放到了工厂的投资上面。而随着特斯拉根据目前的生产状况和运营现金情况下调2018年资本开支至30亿美元,低于2017年的34亿美元。像以往超过半数的资本开支用于位于Fremont和Gigafactory
1工厂的Model
3生产线的情况不能持续下去。所以特斯拉在中国的工厂和准备,都需要独立的资金来做这个事情,而且随着整个计划的改变,美国和加拿大的市场的平衡,未来在美国的产量需要根据全球市场对于车辆的需求进行调整。

之前工厂建设吸收了大量的投资资金,这次面向重要海外市场独立融资,使得美国和中国的工厂建设从资金上进行了脱离

工厂的定位:Fremont主要是Model S/ModelX,Gigafactory 1主要为Model
3,在电池制造工艺等切换后,未来新工厂选用电池工艺和构造形式应该会往Gigafactory走

3)Model 3和后续Model Y对于其他竞争对手的影响

这个才是我们本文探讨的核心重点,一旦2020年补贴退坡,而且一个本来不依靠补贴的具有产品鲜明个性的特斯拉在国内国产化,会不会对我们产生直接的冲击呢?一个是对现有的新能源汽车的市场格局,一个是对一线限购城市传统豪华车的选购。目前在一线城市的购买纯电动汽车的群体,主要是由于牌照和限购等推动作用在往前走,而持续的环保政策也在支持这一行为。所以未来特斯拉对于比亚迪、北汽和荣威等新能源汽车做的好是个直接的冲击。如下所示,Model
3积累了大量的订单和饥饿营销之后,在美国市场2018年的占有率一下子就上去了。

从7月份的销量来看,特斯拉也在从其他小型和中型豪华车的燃油车那里抢走了市场份额,在某种程度上也对传统汽车的竞争对手产生了压力,从产品延续的角度来看,达到一定品价比的电动汽车,会有很多客户放弃传统的品牌依赖,而做出新的购物决策。

特斯拉系统成本下降:目前进口车辆,需要支付运输费用、装卸费用、40%的关税和增值税,由于特斯拉使用独有的充电系统,并未进入《免征车辆购置税的新能源汽车车型目录》名单,还需多支付占扣除增值税后约10%的购置税。在整个产品制造完流通渠道方面就有很大的降幅。

供应链方面的优化:特斯拉供应链以日本和台湾企业为主,美国企业为辅助。在中国本土化以后,相当一部分的采购会在中国本土进行,对于中国厂家会有很大的机会。对电动车来说,电池所占的成本最高,大约有40-50%,其次是电动的动力总成系统,大约占15-20%,再次是汽车内饰与车身部分,大约也占20-25%,再次是被动与主动安全系统,大约占5-8%。

特斯拉的电池由松下独家供应,随着松下把电芯制造整合到Gigafactory1,特斯拉会在材料端自己进行采购。电池的四大主要零部件,分别是正极、负极、隔离膜和电解液。其中纯粹看材料成本BOM的话,正极最高,而21700的结构和保护部件也会有一定的比例。住友金属矿山,独家供应松下电池正极的NCA材料。早期松下在开发NCA三元电池的时候是SMM协助开发了NCA材料,松下电池的隔膜都由住友化学独家供应。负极方面,松下依然采用昭和电工供应。电解液主要由宇部兴产和三菱化学提供。宇部2016年收入近60亿美元。从电池材料段的角度来看,还是有可能性做本土的代替的。电机与电控供应链:目前特斯拉在从交流异步电机和传统的IGBT逆变器切换成永磁同步电机和SiC的逆变器。永磁电机的材料在国内还是很有可能的。其他供应链,在国内本土化制造和代工,都是在成本上可以做较大幅度的降低的。

如果在车型规划上,国内主打Model 3和Model
Y,初期产能以25万为考虑点的话,这将对国内的价格谱系形成较大的冲击效应,特别是高端的车型。

以Model 3
3.5万美金起价,结合后续的选配和双电机的模式,把价格拉上去,这点在国内可以适用,会把消费者对于纯电动汽车的期望拉高

而在国内可能就是Model 3和Model Y这两个双轨道来铺

如下所示,特斯拉的营销体系是以热点和爆款为牵引,狠起来把自己的Model
S和Model X的销售都打下去了。所以这些事情我们需要仔细评估

新的纯电动汽车的车型平台是否会给Model 3压制

从大型车到中型车的竞争,我们在电池系统的容量、驱动系统能耗到电控系统整合、整车的设计都是一连串的工作

引进特斯拉的这条鲇鱼,虽然是由地方出面,但是也是在各个上层层面仔细斟酌的。好事情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是真想把电动汽车作为国策做好,直接拉个标杆出来给电动汽车产业的各个玩家,谁敢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