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将在2019年3月针对普通消费者进行商用化服务,身为恩智浦大中华区总裁郑力的这番

图片 1

电工电气网】讯

图片 1

电工电气网】讯

“虽然过去两年围绕着芯片行业的生态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但是可以看到恩智浦还是以恩智浦的面目出现在行业面前。”身为恩智浦大中华区总裁郑力的这番“俏皮话”刚说出口,台下的一些听众不自觉地发出了笑声,但也许只有郑力知道,过去两年对于恩智浦来说面临着什么样的市场压力。

9月6日,韩国通讯运营商韩国通讯公司宣布将在2018年12月首次进行商用5G信号发射,并将在2019年3月针对普通消费者进行商用化服务。

近年来,技术的大爆炸正在改写着全球半导体行业的格局,资本压力下,站在山顶的欧美巨头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刻都更具威胁感。调研机构ICInsights的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三年中,并购浪潮重塑了全球半导体行业,2015年至2018年中,共计达成了约100项收购交易,这些交易的总价值超过了2450亿美元。2015年宣布的半导体收购协议金额达到了创纪录的1073亿美元,2016年宣布的半导体收购协议金额为998亿美元,为历史次高水平。

这也意味着,韩国将成为全球首个进行5G商用化服务的国家。此前,该公司曾先后在平昌冬奥会、韩朝首脑会晤、雅加达亚运会等在传输、转播及网络服务上试验5G技术。

全球排名第七的恩智浦同样被盯上,但在多重因素的影响下,与高通的“联姻”并没有成功。而在分析师看来,随着双通案以及恩智浦收购的失败,全球并购潮将会出现回落,半导体收购交易金额超过400亿美元的可能性正在变得越来越小。

相关机构预测,若5G能够在韩国成功运行,将截至2030年为韩国创造47.8万亿韩元的经济效果,并大大推进韩国在第四次产业革命中的发展速度。

“半导体行业的收购正在变得越来越艰难,巨型并购的减少原因来自于各国政府的保守态度,但预计中小型的并购案将会持续活跃。”集邦拓墣产业研究院分析师姚嘉洋对第一财经记者如是说。

韩国三大运营商:从竞争到合作

ICInsights则认为,以美元计的大型芯片厂商并购金额过高、大企业整合的复杂性、保护国内供应商的政府进行更加严苛的审查,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也扼杀了更大规模的半导体收购交易。

根据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的计划,韩国三大无线通讯运营商(SK
Telecom、KT、LG
U+)就2019年3月同时推出5G商用化服务达成一致,为此,韩国于今年6月进行5G频段拍卖,将中频段3.5Ghz及超高频段28Ghz同时向运营商进行分配。

“疯狂”并购退潮

同时,三大无线通讯运营商将相互协调通讯装备采购、网络构建及终端的采购等5G商用化服务的日程安排。

全球十大半导体收购案中,有八个收购案发生在过去三年,用“疯狂”来形容这个行业,并不为过。

由此,韩国在5G业界,创造了多个“世界之最”:其中包括,全球首个进行5G商用化服务的国家,首个由政府主导,统一国内运营商商用化时间的国家、首个将中频段及超高频段同时分配的国家。

从ICInsight的统计来看,2015年开启了半导体巨头的兼并狂潮,全球总的兼并费用每年都在1000多亿美元。进入2016年,又相继爆出半导体巨头并购同业的消息,其中的大手笔包括日本软银斥资约320亿美元收购英国半导体和软件设计商ARM,美国微芯科技以35.6亿美元现金加股票的方式收购竞争对手Atmel,日本瑞萨以32.19亿美元收购美国英特矽尔以及博通以370亿美元的天价被安华收购。

据韩国KT经济经营研究所的预测,若5G能够在韩国成功运行,将截至2030年为韩国创造47.8万亿韩元的经济效果,并大大推进韩国在第四次产业革命中的发展速度。

2017年,尽管全球地缘政治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并购市场依旧活跃,该年宣布的收购总额为283亿美元,虽然远低于2015年和2016年,但仍然是该行业2010~2014年这五年间平均值126亿美元的两倍多。

韩国高丽大学政经学院李国宪教授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现阶段中国、美国等正在主导全球5G产业的情况下,5G产业的重要性、以及韩国的迫切性,都使韩国政府促成了这样的决定。”

但市场风向的转变来得比想象中更快。

“尤其是在AI、IoT、VR等新兴产业快速崛起的大背景下,如果说这些新兴产业是花朵,那么以5G为代表的网络服务,则是培养花朵的土壤;比如现阶段依靠于4G技术的VR眼镜,由于受到网速的限制,带上以后会有头晕、不适的感觉,但依靠5G的VR眼镜则能够基本消除这类弊端;可以说,只有依靠于传输速度快出数百倍,且同时使用人数较多的5G网络,才能够使这些新兴产业被更多消费者所接受。”李国宪解释道。

分析师姚嘉洋对记者表示,近年来,全球贸易摩擦升级,各国纷纷奉行保护本土技术的策略,对芯片厂商合并案的监管审查也日益严苛,在此背景下,巨型的收购案将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同时,他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事实上,受到韩国国内市场规模的限制,韩国三大无线通讯运营商竞争异常激烈,在2011年推出4G网络之时,三大运营商展开了过度的竞争,甚至一度导致对簿公堂,最终却酿成皆输的结局;这成为韩国政府出面的重要缘由。”

可以看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这种趋势已经显现出来。2018年前六个月宣布的半导体收购总价值降低到96亿美元。

一位了解5G行业的韩国通讯业界人士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此前统一三大通讯公司的意见过程中,也曾有过一些反对声音,但当时的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官员则向运营商负责人反问,到底是韩国第一重要,还是让韩国成为全球第一更重要?并强调在全球产业的竞争中,需要集合国家的力量,来面对外界的竞争”,最终才促成了三大无线通讯运营商同时推出商用化服务的决定。

恩智浦半导体资深副总裁兼汽车电子事业部首席技术官LarsReger4日在一场峰会上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未来一到两年还会持续有一些并购的项目,但是规模并不会很大。

“可以说,韩国的5G产业,已经不单纯是通讯运营商、或几家装备制造商的事情;而是韩国政府的一项巨大的国家战略。”这位业界人士总结道。

在他看来,并购减少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外围环境的变化对于公司来说并不是刻意控制的;另一方面,并购交易的过程也十分烧钱,需要一个时间。

业界人士补充道,“虽然现阶段来看,考虑到手机终端厂商的进度,年内推出针对普通消费者的5G服务不太可能;但考虑到韩国国内对于5G产业‘弯道超车’的迫切,不排除以今年12月为契机,率先在其他装备实现商用化服务的可能性;为此,三星等韩国国内装备运营商正在以该日期为目标,加紧进行相关研发。”

“比如说我们在三年前完成的和飞思卡尔的并购,以及这次准备了两年的高通,每一次大型的并购都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LarsReger对记者表示,今后几年的时间里,恩智浦在这方面会有一个休整,专注于打理内务,进一步扩展产品组合,全球并购活动将会趋于平淡,以合作关系取代。

开放优势资源

在恩智浦收购失败之后,高通总裁克里斯蒂安诺·阿蒙也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根据目前环境,高通收购像恩智浦这样的大型公司仍然存在一定的困难,但高通会考虑与其产品发展路线图能够形成更好互补关系的技术伙伴。

事实上,由于5G将对于新兴产业起到带动作用,并突破现有的技术瓶颈,5G早已成为各大跨国企业的必争之地,无论是全球的技术企业,通讯运营商,还是装备企业,都早早投入到5G技术的研发当中。

巨头出击细分领域

此前,华为在全球率先展示了首款3GPP标准的商用终端、高通也曾推出了符合3GPP标准的芯片、英特尔也在平昌冬奥会期间,在10个奥运场馆布置了22个5G链路。

告别了规模追逐战,更多的半导体巨头开始捕捉眼下热点市场中冒出的新秀企业,以达到技术上的互补。

而在一个国家发展5G产业的背后,并不是一家企业、或几家企业的事情,而是需要众多企业共同完成。

从并购规模来看,本周产生了多笔10亿美元以上的大额交易,其中最大一笔当数博通189亿美元收购软件公司CATechnologies。在收购高通一案折戟后,博通扩张的道路并没有止步。最新消息显示,博通此次对CATechnologies的收购已获得美国反垄断部门批准,预计在第四季度完成。

今年4月,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就5G设备的共享推出《新设备的共同构筑及原有设备的共同使用方案》,将通讯运营商所拥有的基础设备进行开放,以此节省设备构筑成本。

而在4日,恩智浦也宣布收购汽车以太网子系统技术提供商OmniPHY,后者拥有符合汽车标准的100BASE-T1和1000BASE-T1标准IP。

根据这份方案,韩国三大无线通讯运营商将共同构筑通讯管道,并在总面积1000㎡以上的房屋中共同构筑通讯设备,并将此前KT所拥有的电信柱、光缆等基础设施向其他企业开放。

在恩智浦看来,受更高数据容量和速度需求的推动,汽车网络正在经历一场变革,全新的高级自动驾驶系统将需要千兆级以上的数据传输速度。这些要求,再加上现代车辆需要分流数据以实现车联网的新业务机遇,将很快使TB级数据处理得到广泛应用。

对此,韩国政府预计,若这套方案能够正式得以实施,每年将为通讯运营商降低400亿韩元的设备成本。

“今后在宽带上会有更多的传输需求,所以我们进行了这项收购。”LarsReger对记者表示,收购OmniPHY将为恩智浦丰富多样的汽车产品组合带来高速以太网技术。

与此同时,通讯运营商通过资源共享扩大生态圈的尝试,也正在悄然进行。本月6日,韩国KT宣布在首尔设立首个基于5G最新标准终端间连接能力的KT
5G开放实验室(KT 5G Open Lab),并针对合作伙伴提供KT API
Link服务,帮助合作伙伴运用5G平台进行技术组合与开发。

ARM也加快对物联网领域的布局。6月13日,Arm宣布收购物联网连接管理技术提供公司StreamTechnologies。7月30日,Arm收购数据分析公司Treasuredata。ARM表示,将与TreasureData将考虑如何通过全新的设备到数据平台整合客户数据和物联网系统,物联网设备将成为客户数据的主要来源。

KT方面表示,将于年内在韩国开设2家开放实验室,并在2020年前,达成1000家产业合作伙伴的目标,这也是继中国移动于2018年4月宣布在国内成立首个开放实验室以后,全球第二个设立开放实验室的通讯运营商。

波士顿咨询公司发布的《2017年并购报告:科技并购的复兴》指出,通过科技并购,公司可以在较短的时间内,获得急需的科学技术,实现发展,甚至是多赢的局面。该公司列出了科技并购的九大趋势,最关键的三个趋势是工业4.0、云计算和云计算解决方案,移动技术和软件供应商等数字化转型所需的核心技术。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刚刚兴起的人工智能、金融科技、物联网、数据分析等需求以及全球活跃的资本持续推动着并购的发生。

国家与产业融合

“新的市场需求也在刺激新的公司出现。”一名半导体行业观察分析师对记者表示,龙头企业为实现规模经济和降低成本,会持续开展出于战略整合目的的国际并购。同时,随着产业进入后摩尔时代,企业也会加快布局新兴市场,细分领域竞争格局加快重塑,围绕物联网、汽车电子、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并购将会日趋活跃。

如果说,通过开放能够降低成本,那么通过融合,则将为5G产业提供更广阔的可能性。

当天记者会上,韩国KT融合技术院基建研究所全洪范也所长表示,“KT将以今年12月首次进行商用的5G信号发射为目标,能够进行全球首个商用化服务的背后,则基于此前在平昌冬奥会、韩朝首脑会晤、雅加达亚运会等多次活动的成功经验。”

此前,该公司曾先后在平昌冬奥会、韩朝首脑会晤、雅加达亚运会等多个世界级盛会中,在传输、转播及网络服务上试验5G技术。

“以本次雅加达亚运会为例,我们在场馆周围,与印尼的合作伙伴共同运营5G体验馆,同时在观赛中提供画面跟踪功能,能够让观众从运动员的角度观看比赛;观众可以戴上VR头盔,实景收看运动员头盔摄像头的360度转播。而在电视转播方面,也采用4K高清以及超高清物联网技术为游客提供最新信息通信服务。”韩国KT公司负责人姜妲淑如是介绍。

与此同时,中日韩三国的运营商也就5G的推广,正在探寻进一步融合的机会:由中日韩三国通讯运营商所组成的SCFA技术合作会议近日在首尔举行。

SCFA会议作为亚洲规模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战略合作机制,三方计划进一步加强多边合作,争取于明年3月成功实现5G技术商用化的同时,未来还将在构建统一技术规范、扩大5G生态圈等方面展开合作,致力于尽早实现虚拟现实、物联网、车联网商用化,此前中国移动与KT在网络漫画服务等方面,曾通过该机制达成合作。

不过也有声音指出,韩国的5G发展战略,对于以三星为首的本国产品依赖性较大,此前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俞英民部长曾表态,“如果不使用韩国本国产品开启5G时代,那么世界首个5G商用化的意义将有所损伤”,而业界人士也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若12月1日开始商用化服务,则很有可能会选择三星等韩国本国的产品进行服务,现阶段有运营商已经购买了少量的移动路由器。”以至于有部分业界人士戏称,韩国的5G产业发展不是由运营商决定的,而是由三星决定的。

李国宪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中国的物联网已有3.8亿以上的连接,手机终端用户更将是无法估量;正如中国的成语‘集思广益’,5G会带来一个极其广阔的市场,也会给各国带来众多挑战;中日韩三国通讯发展史相近,共通点和合作点较多,韩国也有许多挑战需要中国的合作;未来针对5G产业,三国的运营商、装备商间合作需要更加频繁,这有利于三国产业链的升级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