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市场风云变幻,在这场收购交易竞标中

电工电气网】讯

电工电气网】讯

电工电气网】讯

全球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市场风云变幻。上周,特斯拉否认牵手天津力神、丰田和松下成立合资公司加快抢夺中国等市场,甚至连地产企业恒大也出手收购卡耐新能源加入电池领域的竞争。与此同时,工信部锂离子电池项目的新规即将实施。对此,业内权威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伴随中国汽车业的大整合,动力电池这一新能源汽车核心关键零部件的洗牌大整合也不能避免。

2018年一季度,券商研究员们预测电池行业zui大突破时曾表示,以NCM811(镍钴锰酸锂电池,811是指镍钴锰比例为8:1:1)为代表的高镍三元电池将迎来量产。刚进入2019年,随着动力电池行业洗牌速度加剧,多家厂商便纷纷透露,三元材料或电池量产已有眉目。

早在12月12日,就有消息传出思科正洽谈收购光学芯片制造商Luxtera。

多方逐鹿

去年12月,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公开表示,宁德时代开发的高镍三元正极和硅碳负极电池比能量已经达到304瓦时/公斤,2019年将实现产业化、投放市场。上证报记者曾就此向宁德时代求证,对方却给出了“不予置评”4个字。

据知情人士当时透露,收购最终价格尚未确定,但这笔交易可能会使Luxtera的价值达数亿美元。消息还透露,在这场收购交易竞标中,思科击败了包括英特尔和Broadcom在内的其他公司。

1月22日,据外媒报道,特斯拉已与天津力神电池公司签署初步协议,决定由天津力神为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供应电池,以降低对松下电池的依赖性。

相比之下,国轩高科的态度就明朗得多。近日,国轩高科在全景网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表示,公司与三元811配套的1GWh软包线,随着设备安装完成,将于今年1月份具备生产能力,接下来还需进行工艺验证和产品验证,预计到2020年实现三元811软包电池量产。

Luxtera开发了硅光子技术,这种技术将编码成光子的信息转换成光纤直接传输到半导体中,极大地加快了数据传输速度。思科表示,Luxtera先进的芯片技术,将帮助思科满足商业客户对快速和高性能网络服务的需求。

“这则新闻完全不属实。特斯拉曾经收到过力神的报价,但之后没有进展。特斯拉更没有与他们签署任何协议。”特斯拉中国新闻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回应说。

锂电正极材料龙头当升科技则在2018年业绩预告中透露,2018年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亿元至3.3亿元,同比增长19.92%至31.91%。报告期内,公司正极材料业务持续保持旺盛增长态势,新产能充分释放,新产品快速放量,销售收入及利润同比大幅上升。

思科在一份声明中称:“新兴的分布式云计算、移动性和物联网应用,推动着公司客户对带宽的需求与日俱增。换言之,对网络的需求呈指数级增长,需要新时代的联网技术,这就是我们要收购Luxtera的主要原因。”思科和Luxtera今日预计,这笔交易将于思科2019财年第三季度完成。

虽然否认牵手天津力神,但特斯拉对中国新能源电池产能的强烈需求确实是客观存在的。本月,专程赶赴上海出席特斯拉中国首座超级工厂奠基仪式的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就表示,将于2019年下半年在该工厂进行Model
3的量产工作,为中国消费者提供更加实惠的汽车。马斯克还发Twitter表示,特斯拉将在中国本土生产电池,电池供应可能来自多家公司,及时满足电动车的需求。

上海有色网钴锂行业分析师认为,目前当升科技正极材料产品以动力型NCM523材料为主,随着市场需求逐渐向高镍化发展,NCM622和NCM811出货量占比也在逐步提高。公开资料显示,公司已于2017年内启动江苏当升锂电正极材料三期工程,拟为公司新增1.8万吨高镍正极材料产能。同时,公司开展常州锂电新材料产业基地的筹建工作,远期规划建成年产能10万吨高镍锂电正极材料。

新能源汽车最大的成本在电池、电机、电控“三大电”系统,而动力电池成本又是重中之重。数据显示,在电动汽车的成本构成上,动力系统合计占比约50%,其中电池占比超过35%。

高镍三元电池提高了镍的比例,降低了钴的用量,一方面可以显著提升锂电池的能量密度,另一方面大大降低了材料成本。尤其在相关政策的指引下,为了电池能量密度能达到标准,高镍化对于生产企业来说势在必行。不过,也有专家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少企业在高比能量电池生产方面缺乏保障安全、提升电池寿命的经验,过快上马会带来安全隐患,这可能是811电池未如预期中量产的主要原因。

对于特斯拉而言,采用中国本土供应商提供的动力电池总成,不仅能够降低Model
3车型的在华生产成本,还可以使Model
3以“国产车”的身份与北汽新能源等国内车企的电动汽车产品获得同等的市场待遇。

近日,关于新能源汽车zui新补贴标准的传言又掀起波澜,市场普遍认为新标准将继续加大动力电池行业的压力。真锂研究首席分析师墨柯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文件没有正式下发,但通过对过往补贴政策的分析可以看到,前一年度生产的车辆,其中有三分之二在下一年度无法获得一分钱补贴,而符合纯电动乘用车整体补贴系数1及以上的车辆,在下一年度能继续获得相应的补贴仅有10%,这个原则或在今年的补贴政策中继续体现。续航里程、电池系统能量密度等指标尤为关键,意味着动力电池行业技术不断进行升级。墨柯认为,2019年动力电池行业将继续洗牌,厂商数量或大幅减少。在这个过程中,以宁德时代等为代表的龙头企业、部分二线厂商反而将更为受益。811电池则有望迎来大规模应用。

不仅是特斯拉,其电池供应商松下于上周也有大动作。同是1月22日,丰田汽车公司与松下电器产业株式会社在日本签署合约,将共同建设一家新的合资公司开展车用方形电池事业。两家企业联手提升在电池领域的竞争力。

国盛证券研究报告认为,新能源汽车中游正经历2.0的高镍化迭代,技术难度再次提升,技术领先型公司优势放大,正极和电解液格局面临重塑。动力电池和隔膜环节的龙头公司已经在技术迭代中脱颖而出,成长的确定性较高。

丰田与松下于2017年底已开始探讨车用方形电池事业的可能性并达成初步意向。未来,合资公司将整合两家企业的优势资源,将丰田的强项“电动化技术、市场数据、固态电池等技术与丰田的造物理念”,以及松下作为电池企业所具备的“大容量、高功率电池技术,量产技术和国内外市场的客户基础”相融合。业内普遍认为,马斯克此前电池供应可能来自多家公司的提法也对松下构成了压力。

罗兰贝格总监时帅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指出,从供应的角度看,OEM需要在每一个变革期掌握处于价值核心的技术,而一级供应商则会与OEM继续绑定,因此松下与丰田的联合是非常合乎逻辑的。另一方面,过于依赖一家客户不足以满足规模化,没有规模化,就谈不上成本的降低,因此需要“外卖”。

除了车企,其他竞争者也正在加入竞争。1月24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拟斥资10.6亿元人民币收购装机量位列前十的动力电池企业卡耐新能源的58.07%股权。

卡耐新能源由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与日本ENAX公司共同创立,专注于三元软包动力电池。

洗牌加速

“在新的革命性变革前,锂离子电池有很多技术发展路线,多家争鸣都是合理的。”对于近期此起彼伏的动力电池领域的收购合作,中国科技部国际合作司评审专家、上海交通大学汽车工程研究院副院长殷承良教授对第一财经记者从技术路径角度分析说。

现阶段,新能源车所采用的动力电池主要由圆柱、方形、软包锂离子电池构成。殷承良指出,虽然上述电池技术分属不同技术发展路线,但从大类上看,都是属于锂离子电池。继铅酸、镍氢等技术更迭之后,目前锂离子电池正在蓬勃发展。

特斯拉主要采用圆柱形锂电池,特斯拉已经启动了新一代圆柱形21700电池的规模化生产,并计划用于特斯拉汽车Model3上。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传出被收购传闻的天津力神就是研发生产圆柱形锂电池的。

而方形锂电池的普及率在中国国内新能源车企很高,以宁德时代、比亚迪为代表的国内动力电池厂商多采用电池能量密度较高的方形电池为主。而恒大此次收购的卡耐新能源则专注更前沿的软包动力电池的研发和生产。

在殷承良看来,同属于锂离子电池,圆柱、方形、软包三者目前都有存在的价值,圆柱锂离子电池时间久,技术成熟,尤其安全性可靠,不会马上被淘汰。方形锂离子电池在国内有优势,是目前主要的发展方向,和圆柱会长期并存。软包锂离子电池相比圆柱、方形来说,有望更有效降低重量以及提升能量密度。

引人关注的是,中国工信部刚对《锂离子电池行业规范条件》和《锂离子电池行业规范公告管理暂行办法》进行了修订,自2019年2月15日起施行。《规范条件》要求,严格控制新上单纯扩大产能、技术水平低的锂离子电池项目。

对此,时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国动力电池行业一直处于“优质产能不足”,“第二、三梯队产能过剩”的态势。未来市场一定会呈现集中、开放、多元化发展。

“政府一直是鼓励多元发展的,未来会更加注重结果指标而非单纯的技术指标。”时帅说,未来动力电池领域的头部企业持续做强做大,中部企业提升利用率和产品性能质量,尾部企业将逐步被整合淘汰出局。

截至目前,工信部发布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中,包括有3700余款新能源汽车,共有国内190余家动力电池企业为这些新能源汽车提供动力电池配套,仅江苏省一省就有动力电池企业超过40家。

“新能源整车企业需要大整合,动力电池作为核心部件也需要洗牌整合。”殷承良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说,目前,在中国车市下滑背景下,危中有机,新能源汽车本身发展不可逆,对于中国汽车产业而言是需要继续大力发展的。

在殷承良看来,动力电池对于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至关重要,但是目前中国的布局和产能仍然不太合理,近200家的动力电池企业规模也太过庞大,非常需要并购和整合。在中国车市下滑、全球电池行业整合以及汽车业进一步开放等背景下,包括中资和外资一起参与并购整合动力电池企业对于行业而言是有益的。中国动力电池产业要往上走,未来市场格局会更合理。